颍淮俗语小识

发布日期:2017-03-30 10:40   作者:石家友    来源:颍州晚报    阅读: 次   保护视力色:       
锯响就有末
    旧时的颍淮人家,一应家俱,大都是请来专门的木匠“打”出来的,是谓“打桌子”,“打板凳”,“打床”。那时,作为手艺人的木匠,吃香。东家请,西家邀。到谁家,都享受高高在上的尊贵。完工时,还有一笔酬金。
    打家俱的木料,都是东家早就预备好的。木匠要做的,就是把木料“打”成家俱。量尺寸,划线。接着就是拉大锯,把圆滚的木料,锯成木板。
    拉大锯,就会从锯齿与木料的结合处,锯出来末状木屑。这就是锯末。通常,锯子一响,就会有锯末。十天二十天的打家俱过程中,能有一大堆的锯末。那时,颍淮人还不懂得锯末的其他用处,只知道冬天时用来生火盆,暖屋烤火。
    闲言少叙。单说说“锯响就有末”这句话。
    旧时,颍淮农家都有个小园子。里面种些家常蔬菜,一般都是自产自销,自己享用。但天气好,肥料足,加上人勤快,菜就长得排场。多了,也分一些给邻居。再多了,会挑到附近集市上出售。在集上,蹲在路边,一集(也就一个半天就罢集了)也能有个块儿八毛,或者一块两块的进项。
    他挑着空挑子返回的路上,遇到熟人,人家往往会问他:这一集咋样?他的回答常常就是:锯响就有末。他这么一说,人家都能莞尔一笑地意会。
    我儿子毕业后,盘了个快递终端网点。虽然不是公司,算不上企业,也该是创业了。开头几个月,新旧交接的磨合期,问题不断。核算下来,盈亏基本平衡。但快递件的揽收,还算平稳,并没出现明显的起落。
    一些熟人问起来,咋样?我的回答,基本上都是一句话:锯响就有末。我不能说盈利,那其实是自欺;我也不能说亏损,那样面子上哪能挂得住。“锯响就有末”的话,显得中性,也显得有信心,当初的设想还是靠谱的。
    表面看来,“锯响就有末”,并不直接表明观点或看法,而给人绕弯子的印象,有些闪烁其词了。但它强调“锯响”,强调由此带来的“有末”。它关注行动和耕耘,关注行动的结果,耕耘后的收获。一定意义上,它厘清了耕耘与收获,行动与结果之间的逻辑关系。
    由此,作为颍淮俗语,锯响就有末的话里话外,浸透着务实的朴素道理。“仓廪实而知礼节,衣食足而知荣辱”。颍淮大地上走出去的先贤管夷吾这句实在话,其精髓,就是务实。“马克思主义是干出来的,不干,半点马克思主义都没有”。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这句大实话,更是务实派信奉的经典。我想,“锯响就有末”,该就是这些经典语录的“颍淮版本”。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